记录我在美国生孩子的点滴(5)——洛杉矶第一天

2019-02-06

因为时差,半夜两点我就醒来睡不着了,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红毛也在肚子里翻江闹海,娘俩一起倒时差。

本想着叫醒老公,但又没忍心,就这样辗转反侧,坚持到4点钟,结果还是没忍住,把老公也折腾醒了。老公去厨房帮我热了杯牛奶,与我聊了两句,便又迷迷糊糊,我也不知不觉的再次进入梦乡。

正梦到自己在坐飞机,突然听到一声浓郁的南方口音“开饭了!”。第一天入住,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规矩,简单洗漱下就赶紧下楼了。

楼梯口见到了住馆阿姨,看样子六十多岁,小个子小眼睛,花白的齐耳短发,一脸精明能干,只是感觉多少有些不修边幅。对我们倒是客气,先是对昨晚没有等到我们感到抱歉,再有就是简单介绍每天早餐八点半准时开餐,一边说,一边把我让进了餐厅。

此时餐桌旁已经有一位姐姐,面容不算精致,但还算白净,脸颊略带绯红,打扮得体,扎着精干的马尾辫,吃饭吃得有板有眼。在后面的记述里,我就称他为大姐。大姐见我下来,微笑地打了招呼,让我快点落座。

我没着急开动,先是自来熟的介绍了自己和老公,然后热情的打问对方的尊姓大名,大姐不紧不慢,只是告诉我她的英文名,这让我感觉怪怪的。住馆阿姨在一旁边收拾边告诉我,她发不出那个英文名字的音,只是用英文名字的尾音叠字叫她,也算亲切。我便笑笑,没再追问。

早餐期间,得知大姐也住在二楼,是我对面房间,已经入住快一个月。一楼住着一对夫妻,来了也快半个月了。只是一楼的夫妻都爱睡懒觉,平常都不会准时出席早餐,所以早餐每次都要给他们特意留些。

聊着聊着,一楼的房门打开了,先是一个面相憨厚,身材结实的中年男子伸着懒腰摇晃出来,后面跟着一个肤色健康,个头略矮的姐姐。我称他们为二姐二姐夫。

两位见到我们,微笑的打了招呼,二姐夫便用略带西北腔调的普通话问道,今天早晨吃啥呢?

待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