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我在美国生孩子的点滴(21)——高位破水

2019-03-29

时间一晃两个月,眼看要到第40个孕周,我的大日子快到了。而且老公也即将过来,陪着我一起迎接宝贝的诞生。

结果就在老公出发的前一天(算上时差是两天),我正在房间里摆弄电脑,忽然有漏尿的感觉,量很少。因为听说过孕晚期膀胱受挤压,会出现轻微小便失禁的情况,所以也没太当回事儿。

可当深夜一个人躺上床,莫名联想起大姐临产那一夜的紧张氛围,心头一个闪念,我是不是破水了?可又转念一想,大姐破水的全程历历在目,情况完全不同,可能是我多心了。

就这样,胡思乱想睡不着觉,索性用手机开始寻找答案。不一会儿,一个名词映入眼帘——高位破水。

所谓高位破水,就是破水位置离宫口较远,羊水流出速度非常慢,很容易被忽略,一旦流失羊水过多,胎儿还有窒息的风险。

有了这个概念,我悬着的一颗心更加忐忑,整个人僵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再加上刚读到的一大堆风险,心慌不已,就感觉胸腔被填得满满当当,呼吸都成问题。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于是拨打了医生诊所的电话,无人接听。顿时更慌了。

为了平复一下心情,无奈拨通了老公的电话。老公正在家里收拾行装,准备转天就出发,感觉心情还不错。我嘟嘟囔囔把事儿说了一遍,电话那头的老公可急坏了,前前后后说了许多,但说实话,我都因为心里聒噪,没太听进去。

最后都没印象怎么挂断的电话,只记得一个人躺在床上,紧张焦虑,彻夜失眠。

直到些许微光从窗帘缝子里钻入房间,我看看表,大概5点多了。给老板娘打了一通电话,准备去诊所让医生给我瞧瞧。等她的这段时间,按着上次大姐住院的配置,小心翼翼的给自己收拾好行李。

到了诊所,老板娘好说歹说的帮我插了个队,医生用试纸一测,果然是破水。还表示来的非常及时。

得到确诊,我反而冷静了许多,掏出电话告诉远方的老公,我破水了,准备住院生产。

待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