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生子新生儿无故被送入NICU

2019-03-28

2018年6月的一天,我们的一个朋友在POMONA医院实施剖宫产手术,五斤四两的男孩诞生。我们朋友是妇产科医生,自己生孩子自然也非常清楚对新生儿状态,她的老公也兴奋地拿着手机拍照录像。

原本是一家人开开心心迎接新家庭成员到来。可是,护士却把孩子抱走了,并且告知他们孩子在观察室时三次喂奶时均出现血氧浓度降到百分之七十的情况。这个赴美生子最普通的三口之家陷入了对未来未知的担忧和恐慌中。然后,护士明确告知,需要在观察室观察六小时,如果还有血氧降低的情况发生,孩子必须进如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继续监护观察。

结果可想而知,宝宝被莫名的送进NICU,我们的朋友也很奇怪,为什么没有经过父母同意?确实,进入NICU就由不得任何人了。按照护士描述的宝宝的情况,宝宝被怀疑有先天性心脏病。按照正常操作流程肯定是要先做心脏B超的,护士说做了心脏B超,朋友要求看结果,医生来了之后却被告知并没有做心脏B超。WHAT?两者说法不一?

还好朋友自己也是妇产科医生,反复找到NICU护士询问是否可以把孩子带出NICU带回家,却遭到护士拒绝,在朋友强烈要求下为孩子做了B超,结果孩子没有任何问题。在这个争持期间,产科医生也劝她不要把问题闹大,我们与朋友也分析,应该是怕影响POMONA的声誉进而影响这个产科医生的生意,毕竟他只在POMONA执业。宝宝在NICU已经待了两天,朋友自然是心急如焚,孩子小手和小脚上密密麻麻的针眼,周身随处可见没有擦拭掉的血迹。

朋友在生产前预约的儿科医生给她出主意,让她跟NICU里的医生和护士说自己是妇产科医生,而且当时儿科医生看了检查报告,孩子没有任何问题。

朋友找到NICU的护士,护士说必须找护士长,护士长几次帮忙跟NICU儿科医生提醒她是妇产科医生,但是结果依然无济于事,老护士长只能眼含热泪抱着朋友,一直说对不起。最后各种检查结果也表明宝宝是健康的,最后NICU儿科医生说必须检测48小时,通过即可回家。在不断争取施压下,在NICU住了三天的小宝宝出院了,三天的NICU价格是53037美元。奇葩的事情才刚刚开始,朋友去医院要医疗记录,POMONA医院居然打出了两份医疗记录,其中对于孩子出生状况的评估居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其中APGAR(APGAR评分是一种快速总结新生儿健康状况与婴儿死亡率相关的方法)有着截然不同的结果。

APGAR五分钟评分为零,意味着孩子已经或者将要死亡,而孩子父母拍下来的视频显示五分钟时孩子哭声洪亮,肤色红润。

两份大部分内容相同但核心内容不同的报告摆在我们面前时,傻瓜都应该想到孩子被送进NICU应该是有人别有用心的操作。

再来看看给出的检查结果:

右心房轻度扩张,心房中膈缺损,肺动脉高压,卵圆孔和动脉导管未闭合,基本上没闭合的空洞有好几个。这样的诊断结果真的让人大跌眼镜。

 POMONA医院因为自知操作失误,NICU的使用费用在给出最终折扣价后,又打了五折的优惠以弥补过失。当然,医院给出了巨细无比的医生投诉方式,详尽的联系方式让人惊讶。

 NICU每天的费用高达几千美元,医生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你的孩子在NICU里待上三五天。孩子遭罪,父母们也着急,花钱多就更不用说了。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