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我在美国生孩子的点滴(17)——大姐生了

2019-03-03

待产的日子每天过的规律而充实,波澜不惊。兴致起来就和大伙儿逛街旅游,懒散起来就躺在床上看书,到时到点还能在电话里和老公撒撒娇,无比惬意。转眼两周就过去了。

那天大姐不知哪里来的激情,拉着大伙一起逛超市。她像个领队似的一路遥遥领先,如果举个小旗子,差不多就是个导游。晚上回家也是激情澎湃,讲起学生时代的故事眉飞色舞。谁也想不到,她的小天使就要来“敲门”了。

夜里两点钟,我正睡得昏天暗地,迷迷糊糊的听到有敲门声。挣扎的从床上起来去开门,看见大姐一脸懵懂的站在屋门口。

她一句话让我清醒了许多:“妹妹,我下面有一点点出血,不知道是不是有问题,一个人待着有些不踏实,过来找你商量商量。”

把大姐让进屋里,两人对坐着开始讨论。按照每天研习的孕期知识,孕晚期少量出血可能是生产的前兆,但既没有破水也没有宫缩,看不出有任何生产迹象。两个人越讨论越紧张,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决定从一个更有经验的人那里寻找答案——驻馆阿姨。她毕竟见过的孕妇多,问问她总是能踏实些。

阿姨人很好,迅速从睡眠模式中切换过来,可对于出血的事儿也说不大明白。三个人聊着聊着,大姐突然不说话了,我和阿姨也瞬间切换到了静音模式。

片刻宁静,大姐慢慢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我好像破水了!”

听到这句话,我一下紧张起来,肾上腺素飙升,胃里像是吹了一只气球。大姐更是慌张的不得了,表情凝重,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眼看着裤管渐渐印润。

阿姨算是比较镇定,一边帮大姐收拾住院行李,一边联系月子中心老板娘……

10分钟后,老板娘的车风火赶到,载着大姐和她凌乱的行李直奔医院。

我在窗口望着车尾的红色灯影,无比担心。

之后的几个小时,我一直睡得不踏实,好像一直介于睡梦和清醒之间,恍惚中还翻看了几次手机,也没什么收获。

第二天早晨,阿姨特意早起为大姐熬月子里的第一顿小米稀饭,小米粥的香气满屋萦绕,我也早早坐在客厅等消息。八点多钟,老板娘一脸兴奋的回来取粥,也带回了好消息:顺产,六斤八两,母子平安。

正赶上二姐夫刚从屋里出来,听到大姐顺利生产的消息,惊得合不拢嘴,念叨着昨天还一起逛街,今天怎么就生了。

我则深舒了口气,看着刚爬过院墙的一轮朝阳,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小室友”开始有些期待了。

待续。。。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