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5日」赴美生子宝爸在入境洛杉矶时因涉嫌签证欺诈被遣返

2019-04-14

以下是该宝爸的自述:

我们是去年7月发现怀了小宝贝,然后就开始研究赴美生子的事,但是我们两人都没美国签证,所以就开始到处咨询,如何办理签证及挑选月子中心的事宜。我的同事、朋友都有赴美生子的经验,有诚实签的,有旅游签的,有之前有美签的,也有没美签的,有DIY的,也有月子中心的。总之情况非常复杂,我也就开始了纠结。

如果不是赴美生子的原因,我们单位的同事办理旅游签会非常容易,基本上一个名片就搞定了。

而赴美生子就没有太多可以参考的经验了,期间我咨询了几家月子中心,也咨询了朋友和同事。最后经过各种考虑,我打算隐瞒怀孕事实,以旅游签办理签证。跟我预期的完全一致,VO问了我工作单位,然后问我为什么去伊朗,就直接给了我签证。甚至都没看我的工作在职证明。我们就开始高兴的期待赴美之旅了。

过完农历新年,我们从拉斯维加斯入境,也同样跟预期一致,我们如实告诉CBP我们是来生小孩的,CBP问了我们停留时间(答3个月),带了多少钱(2万现金和银行卡),给他看了说明信(月子中心提供的)、又提供了医生的预约信。就给我们6个月的停留,成功入境美国。之后安顿好老婆,我就从洛杉矶离开美国,回国继续工作了。在这期间,我们月子中心有几位爸爸都是从洛杉矶入境的,没有遇到任何问题,这也让我放松了警惕。

3月15日,我再次从洛杉矶入境,准备陪老婆生小孩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我从首都机场买了一瓶威士忌,准备和月子中心的朋友们一同庆祝我的小宝贝出生。当我飞机落地,自助打完申报单,给到CBP的时候,我都是非常放松的。然后CBP就开始查电脑,问我来美国做什么,你的夫人在哪里,你们上次是哪里入境的,带了多少钱。然后我如实回答之后,就给我带到了传说中的小黑屋。其实这里并不是什么小黑屋,只是复杂情况的处理中心,我看到很多人被询问后都可以顺利通关,我到此时都没有任何担心,因为我已经成功入境过一次,并且诚实说明了来美国的意图。然后我被一个会说汉语的黑人CBP询问,他问我是否知道办理签证的时候,我老婆已经怀孕,我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否认,并且坚决否认。然后黑人CBP要走了我的手机,并且很快就从微信中找到了我的聊天记录,展示给我看,并且让我解释,我在这两个聊天记录里在沟通是否要诚实签的问题。很快就被发现了。然后他们便让国航的工作人员把我的行李取过来,让我继续等。

大概过了5个小时,我被一个黄皮肤的CBP叫进了里屋,直接告诉我,你的微信记录我都看过来,我知道你当时一直在摇摆和纠结到底要不要诚实签。但是你最终选择了撒谎。我们需要对你做正式询问。然后对我进行了搜身检查,确保没有危险品。又一张张的清点了我身上的现金。不过此时并没有开始询问,而是让我到二层(其实就是几节台阶上面)先休息,上面有电动沙发,可以调整角度那种。还有床,有瓶装水,有泡面,有零食,有尿不湿,有卫生间,看上去那是相当人性化啊。又过了几个小时,我们交过去询问,在询问直接让我起立并举起右手发誓。然后开始询问,整个询问过程中是非常标准的普通话,我如实的讲了所问的问题。最后一段问话是确保我回国之后不会有人身威胁。然后告诉我大约1个小时给我最终处罚决定。最严重的是以欺骗美国政府罪刑事起诉,他说这几乎不太可能发生。然后就是遣返,意味着5年甚至更长时间不得进入美国。最后就是撤销你的签证,放弃入境,算你自愿回国。回国之后你可以重新申请签证并再次进入美国。大概又过了2个小时,那个黄皮肤的CBP告诉我,对我进行撤销签证处罚,并乘坐凌晨1点45点航班回国。

在处罚通知下达后,让我可以给老婆发一条语音微信确保我目前的状态是安全的。在1点的时候,我被一个黑人警察和一个黄皮肤的女性警察护送到登机囗,我是最后一个登机的,我进入舱门后,警察才把我的护照、2个手机给我。直至关闭舱门,他们才离开登机囗。

至此,我的赴美陪产计划变成了美国半日游,在落地美国12小时后便登上了归国的班机。不知是我没有洛杉矶返程机票(我的原定回国机票是拉斯维加斯的海航),还是我身上只有192美元现金,国航并没有管我要钱,而且免费的把我送回国了。我事后从国航APP查此次行程,机票价格和税费都是0。

据不完全统计,洛杉矶的“小黑屋",我感觉有最少5名警察会说汉语,不仅是黄皮肤的华裔,还有黑人。他们都可以熟练的查看你的微信,并且快速找到他们想知道的内容。

留言